图片
图片

直系二当家吴佩孚向本系统某名将求救,对方居然不搭理

  时间:2019-11-16 11:43:38
直系二当家吴佩孚向本系统某名将求救,对方居然不搭理

中国历史上,北方统治者南下一般更容易实现统一,而南方军要北伐实现统一则很少见,朱元璋是一个例外,国民革命军是第二个例外。后一次北伐看起来也很顺利,其实充满波折甚至凶险。

比如,打南昌就前后打了四次之多。摧枯拉朽的北伐军为什么在这里遇到如此激烈的抵抗,敌人又是谁?

随着北伐军进军两湖,北洋名将吴佩孚向东南五省联军统帅、过去也算直系将领的孙传芳求援。那么,面对过去老领导的呼救声,拥兵20多万的孙传芳会怎么做呢?

他打算做梦。

“做梦”?

没错,他做的是“七省联帅”的大梦。

吴佩孚的头衔很吓人——14省讨贼总司令,其实只是虚张声势,实际控制的地盘比孙传芳这个5省联帅地盘要小很多,不过就一个湖北和半个湖南。


吴佩孚

孙传芳有结结实实的东南五省,这几个地方富甲天下,加上孙大帅能征惯战,在历年的军阀混战中,他接连击败王永泉、卢永祥、张作霖等人。可以说,当吴佩孚开始日暮西山的时候,孙传芳则如日中天。

吴佩孚目前面临的窘境,其实早在他和北伐军在湖南汨罗江对峙的时候,孙传芳身边的参谋长、中国著名的军事理论家蒋百里先生就看得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他给孙传芳出了三个主意:

上策:乘北伐军与吴佩孚在汨罗江激战,以重兵从江西西进,攻击北伐军,进而占领长沙,将北伐军拦腰截断;

中策:乘北伐军围攻武汉,孙传芳亲自指挥主力,沿江而上,解武汉围,使北伐军无法全力围攻武汉,让北伐军和吴佩孚在武汉以南相持,孙传芳则待机而动;

下策:集结重兵于江西,以逸待劳,坐看北伐军与吴佩孚对耗。


蒋百里

孙传芳上策不用就算了,连中策也不用,偏偏用的是下策。什么情况?

在孙传芳骨子里,根本就看不起北伐军。他认为,吴佩孚老了,打不过北伐军,而他自己如日中天,根本不怕北伐军。如果按照前两条计策,最后都是便宜了吴佩孚,自己没必要为吴火中取栗,不如等北伐军干掉吴佩孚,自己再名正言顺出兵击败北伐军,然后接收老吴的地盘。

因此,孙传芳采取了蒋百里第三条建议,坐山观虎斗,集结重兵于江西,坐等吴佩孚和北伐军最后的战况。

眼看吴佩孚快扛不住了,孙传芳才开始重视起来。他调动大军,在江西对北伐军形成6路威慑:以赣军主力唐福山、张凤歧为第一路,集中在萍乡、宜春,准备进犯湖南株洲、醴陵;以蒋镇臣为第二路,集中在永新和莲花,准备攻击湖南的茶陵和攸县;以谢文炳和陈修爵为第三路,集中于万载和宁冈,准备攻击桂东;以刘宝题为第四路,集中于抚州,作为战略预备队;以二杨(杨如轩和杨池生)为第五路,集中在新城、大余,准备进攻广东南雄;以赖世璜为第六路,集中在寻乌、武平,准备进攻广东东江。六路人马,集结完毕,整装待发。

尽管北伐军还没打到北方,但张作霖感受到了危险。本来,张作霖刚刚和孙传芳闹翻过,但这次为了共同对付北伐军,暂时重修于好。张作霖不计前嫌,打着“北洋一家亲”的旗号,主动致电老冤家孙传芳:“玉帅(吴佩孚字子玉)新败。武汉将失。东南半壁,全靠我兄支撑。作霖以大局为重,昔日些许小隙,早已付之东流,倘有所需,尽管直言。”


张作霖

张作霖的大度,让孙传芳如释重负,双方签订了苏鲁停战协定,来自北方奉军的后顾之忧解除了。奉军山东最高军事长官张宗昌甚至对孙传芳表示,如果要对付北伐军,有什么需要,尽管开口,要人要枪,他张宗昌都鼎力支持。

这下子,孙传芳彻底放心了。他大手一挥,五省联军主力在卢香亭指挥下,从浙江、安徽、江苏等地开赴江西前线。福建的周荫人也发来电报,自己离得太远,但已经派遣两旅官兵赶赴浙江,听从孙传芳调遣,同时福建愿意承担部分军费,帮助对付北伐军。至此,孙传芳集中在江西的主力部队已达10万之多,装备精良,士气旺盛。

孙传芳志得意满,于1926年9月7日给北伐军下了最后通牒,要求北伐军必须于24个小时以内全部退回广东,不得借故停留,否则,职责所在,未容食忍。

这个最后通牒让北伐军群情激昂。江西是北伐的关键,一旦失败,不仅新得的两湖地盘可能全部丢失,而且广东老家都可能不保。反之,如果在江西击败孙传芳主力,那么浙江的夏超、安徽陈调元、江苏白宝山等人,都有可能背离孙传芳,北伐军要进军江浙就容易得多。所以,江西战役的胜负事关大局。

此时,在江西的北伐军有第1军1个师约5000多人,第2军4个师约16000多人,第3军两个师12000多人,第6军两个师1万多人。再加上其他一些被收编的杂牌部队,北伐军在江西的总兵力接近5万人。

北伐军分成三路攻击态势,第3军7、8、9师,第2军4、6师,在第3军军长朱培德指挥下,从醴陵出萍乡,向万载、新余、宜春等地方攻击前进,目标直指江西省会南昌。这一路是北伐军主力,兵力最为雄厚,战斗力也强。第二路以第2军5师和第5军46团组成,由鲁涤平指挥,从广东南雄出发,向赣州进发;第三路由第6军17、19师和第1军1师组成,由第6军军长程潜指挥,从湖北咸宁进入赣西北修水和铜鼓,直捣德安,切断南浔线,进而控制九江。


孙传芳

北伐军来势汹汹,孙传芳也不含糊,10万援军加上本来就在江西的部队,孙传芳在江西差不多集中了十几万精锐,号称20万。具体部署如下:以江西总司令邓如琢部编为第一方面军,下辖唐福山、张凤歧、陈修爵等人,负责樟树到吉安地区的作战;以郑君彦所部,编为第二方面军,下辖李彦清、王良臣、梁弘恩等人,担任南浔路南段作战;以浙江总司令卢香亭为第三方面军,下辖谢鸿勋、杨震东、刘士林、李俊义等人,担任南浔路中段作战,这一路是主力,战斗力最强;以福建总司令周荫人为第四方面军总司令,下辖张毅、李凤翔等人,担任福建广东边境作战,随时准备进攻广东;以安徽总司令陈调元部为第五路,下辖王普,毕化东等人,在赣北瑞昌等地作战。此外,浙军周凤歧部两个旅为战略预备队,在九江湖口一带布防,随时策应各个战场。

布置完毕后,孙传芳亲自在九江城外长江上的江新轮上设立指挥部,指挥协调各路大军。一场大战,即将拉开序幕。

预知后事如何,明天再来。


参考资料:

1.唐德刚:《口述历史 李宗仁》

2.曾宪林:《北伐战争史》


“许述工作室”核心成员、历史学者查佳峰主笔

本文作者:脑洞大开的历史(今日头条)

原文链接:http://www.toutiao.com/a6691609182711317003/

声明: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;仅用于个人学习、研究,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

转载请注明:大陕新闻网::710029资讯信息网 直系二当家吴佩孚向本系统某名将求救,对方居然不搭理

直系二当家吴佩孚向本系统某名将求救,对方居然不搭理www.457.net